徐修成
安徽/六安
7.8万
访问量
本人实实在在一个大别山人,在摄影界已闯荡十几年,职业美其名曰摄影师,实则一个照相人,地处安徽省金寨县天堂寨国家森林公园景区之内.本人尤其关注摄影界的各种动态,闲暇无事之时,喜欢拍点片子,写点东西,欢迎各位老师不吝赐教。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老二,你走了,永远的走了。一直以来想为你写点什么,却没有时间,也静不下心来。并且任何文字之于你的匆匆离去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我们是叔伯兄弟,你只比我大四来岁,但是我的儿时是你带领我们玩耍度过的,每每想起此事,感慨万千。从你得病到最后的这段时间里,我的心情异常沉重。又一个清明节来临,至于你们这些逝去的亲人们,我又一次陷入了沉痛的思念——
2016-04-02 19:38
2
0
464
09年,一个观音庙会,庙会管理组请来了地方戏班子,为老百姓奉献了一场有地方特色的黄梅戏兼舞蹈,中老年人还是很喜欢的,他们很快能够入戏~~~~
2016-03-29 13:39
0
0
200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每年的十、冬、腊月和第二年正二月是我们这儿农村喝喜酒、办喜事的最佳时期,因为这个时间段是农闲时节,人们才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喜酒的筹备和欢庆。
2016-03-23 11:16
6
0
534
四月风有关《专题摄影的编辑与后期》的轻学堂课程将在22日开课,有关摄影师必须能够和擅长编辑照片的能力,这些年在新闻摄影记者的范围内应该是时常被提及,然而在普通摄影者心中恐怕很少思考这个问题,更别说去做了。然而我们手中那么多照片,我们怎么办,是让它在家中深藏箱底还是准备拿出来与世人分享?那么就涉及到我们该怎样来编辑照片,编辑照片必须掌握哪些知识?应该注意些什么问题?薛莉老师将会在课堂中给我们详细解答。今天我在做准备的时候,看到新华社陈小波老师的一篇文章《摄影师只有会编辑照片才能做自己照片的主人》,感觉很不错,于是就转载到这里,让我们听课之前先来充充电吧。
2016-03-20 19:52
3
0
438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纪实摄影在中国的大地上兴盛起来,尤其是各地的摄影人抛弃先前的沙龙之风,纷纷拿起相机,或独自、或三五成群的结伴到偏远地区的农村,去寻找和记录一直以来被摄影人忽略的老、少、边、穷的一切元素,尽管现在看来,这种以拍摄偏远、破陋以及老弱为己任的纪实手法有相当的局限性,但那也是摄影在我国发展的必经之路。在我们安徽摄影界,上世纪末期同样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的那股疯狂纪实摄影之风。安徽摄协好像已经划分几个摄影采风小组,淮河流域以小岗村为中心的田园纪实和以大别山(安徽境内)为对象的\"热土大别山\"纪实专题小组。这其中的\"热土大别山\"的小组主要有五人左右,从1998年至2000年来大别山区四次集中采风,我们天堂寨地处大别山腹地,所以这里也成为他们镜头追寻的主要目的地。偶然的机会,与这些人结识并且成为好朋友,每次来我都是他们的向导,带着他们在乡下四处拍摄,自己更是跟着学习和领悟。s近来,买了一台爱普生扫描仪,有135底扫功能,于是就慢慢的把当年跟随这些老师们一起拍摄的“热土大别山”的底片扫描整理一下,虽然拍摄、制作、扫描的不是那么精细和专业,但是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笔小小的财富。在这里集中发一下,之前也发过两次,这次呢是选择了二十来幅,算做一个总结吧,希望老师们多多指点,这可是当年的习作。s这其中的有很多人已经不在了、很多场景改变了,也算是给父老乡亲们一点点回忆吧!

那年、那月、那人,你们现在还好吗?

拍摄时间:1996年——1998年
2016-03-13 11:17
1
0
279
【本博按】自2015年以来,看到艺术领域,对于当下的“艺术批评”好像在集体发声一样,引起集体关注的缘起主要是因为2014年-2015年在艺术界轰轰烈烈的段韩纠纷,( 艺术国际里有详尽的经过,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550203),《杨卫:批评的焦虑与艺术的泛滥——写在“段韩事件”之后》,王春辰的《关于近期批评的“一点思考”》,【刘淳】《批评的责任》以及贾方舟的《批评的价值与意义》等等,都提出了艺术批评领域的浮躁现象。我们的批评真的是缺失和失语了吗?究竟是当下的艺术环境发生了改变导致艺术批评的内涵与外延也在变化呢?还是批评家全拜倒在在资本面前俯首称臣?是当代艺术的变味还是传统经典的艺术理论及思维跟不上时代发展了?欢迎四月风的大咖们也来说说自己的看法!
2016-03-13 09:32
4
0
608
今天,女人的节日,5A级风景区天堂寨又一次迎来了来自各地半边天们,近两年,为了照顾女同胞,同时也是营销措施,给三八同志们免票待遇,每年这几天的营业额都还不错。
今年天气不凑巧,昨晚经过狂风雷电之后,今天几乎都在下着中雨,并且气温大幅下降,这对节日的促销无疑造成很大的影响。今天上午爬山,虽然没有拍到火爆的场面,但是雨中游天堂的姐妹们意犹未尽——
2016-03-08 19:32
0
0
177
3月6日,四月风发了杨永老师一幅图片《新娘》后,在四月风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康国生与胡昊两位老师率先在网页上论战,范围不仅涉及了图像本身指涉的内容,更是深入到罗兰-巴特的刺点问题,刺点的内容是什么?我们在阅读图像之时,应该关注哪些刺点?昨晚,又在四月风微信群“四月风天天奖励计划”中,由康国生和龙二两位老师点燃,引发了新一轮的探讨,异常热烈。 这种健康的争论是四月风一贯的学术风格,我们必须为此鼓掌,谢谢大卫,谢谢四月风的编辑们,更感谢四月风所有成员,你们丰富的知识、辛勤的劳动,理性的思维让每个人都受益匪浅。 由康老师建议,我把微信的内容截成图片,借用杨永图片及各位老师留言一用,集中成篇,放到一块,与大家共享。
2016-03-08 15:21
49
0
2914
都说丫头是妈妈的小棉袄,这话说的真是不错。
2016-03-07 13:04
4
0
420
我的母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节俭、朴实、无华、忍让、好客等等都在她身上显露无遗。
2016-03-06 17:14
1
0
379
因为职业是照相,所以与老婆的相遇缘起于相机,那时老婆很小,中学刚毕业,与几个小姐妹来我的店里合影留念,于是我与老婆的恋爱就从此刻开始了。
2016-03-05 14:45
6
0
1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