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修成
安徽/六安
8.2万
访问量
本人实实在在一个大别山人,在摄影界已闯荡十几年,职业美其名曰摄影师,实则一个照相人,地处安徽省金寨县天堂寨国家森林公园景区之内.本人尤其关注摄影界的各种动态,闲暇无事之时,喜欢拍点片子,写点东西,欢迎各位老师不吝赐教。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本文为当代艺术的批评论,这与通常的批评方法论有所不同,一是批评的具体写作,二是看待当代艺术的视角和阐释当代艺术的方法。本文偏重批评写作所涉及的具体问题,落脚于当代艺术批评的可持续性。对艺术批评的具体写作,西方学术界著述颇多,但冠以“当代”之名者,迄今只有新出的一部,乃英国伦敦大学兼职教授吉尔达·威廉姆斯的教材式专著《怎样写作当代艺术批评》(2014)。这是一部写作指南,所论问题,皆针对西方批评界,但在我看来,却也涉及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的通病。本文不打算为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的病症作全面诊断,但欲借此书的相关论题来讨论一些实际问题,例如何为批评、批评家的资质、批评与网络传播的关系之类,以求为中国当代艺术批评的持续发展而抛砖引玉。
2015-12-21 11:26
0
0
1122
杜尚心里说:凭什么你们就是艺术家?凭什么那就是艺术,这不是艺术?于是将一小便器放到了美术馆,杜尚接着说:“艺术,什么玩意儿,视网膜的小儿科!”于是从此封笔下棋去了。但是,杜尚却因革美术馆的命而进入了美术馆,因不耻于当艺术家而成了大艺术家。杜尚最伟大的贡献是:摧毁了一切有形的标准和无形的标准,一切作品和一切理论,自此艺术的天空变得无限地辽阔。
2015-12-17 21:28
0
0
400
在雅昌摄影网看到张大鹏摄影作品展的相关信息,转到四月风,与大家共同分享。(转帖地址:http://exhibit.artron.net/exhibition-37942.html)
2015-10-16 20:57
0
0
500
(本博注:今年大阅兵,这等世界大事,可以说每一个中国人都会擦亮眼睛关注着,但是最后给我的感觉,这次大阅兵在央视的主导下又一次失败的转播,几乎与上次阅兵效果相同,找不到整体的美感,局部特写也同样湮没在侧逆光阴影中,欣赏视觉美感大打折扣,我就纳了闷了,这样的盛大阅兵怎么不多来些顺光镜头呢?这是全世界都在关注呀,我们不是在欣赏视觉艺术呀,难道上次的教训还没有被吸取吗?刚刚在新华军事网站看到了这篇文章,顺道把它转在了四月风,链接地址:http://military.china.com/critical3/27/20150906/20331609.html),奥运开幕式过后,张艺谋导演吐槽央视的直播没有表现出美感,甚至认为是搞砸了,直到大家看到了美国NBC的录播,看到两家直播的差距。 时过境迁,有些事情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今天又是一场直播,对于这场直播,大家也是充满了槽点。最盛大的阅兵,上万官兵10个月的辛勤努力,这一切都被水平被低劣的央视毁掉了!
2015-09-06 22:25
7
0
2487
刚刚在腾讯图片新闻频道,看到一则新闻,“山东省沂南县岸堤镇梁家北村幼儿教师李霞身患癌症,一年有300多天在教室输液支撑生命,在三尺讲台上与病魔顽强抗争。1992年,在广州打工的李霞回到家乡办起全县首家民办幼儿园“北村幼儿园”。村边一条小河经常因为大雨暴涨,阻断孩子们上学。2007年,李霞把丈夫打工赚来的钱拿出来,筹资8万多元,在河上建起了两座小桥。”
2015-05-28 19:16
0
0
374
漫山遍野映山红,竞相开放
2015-05-06 09:51
1
0
370
人类的艺术发展史告诉我们,真正的艺术创作是追寻真理的过程,或试图接近真理的过程,真理是人与万物一体的自由境界。艺术的性质和本源的问题是一个哲学和美学领域的问题。所有伟大的艺术变革都是建立在反思的基础上的。艺术的本质就在于创造,探索生命的内核、彰显人生的价值。艺术家不视创造为艺术最高追求,不以创作为人生之终极价值,那么他的艺术人生就根本不存在意义。
2015-02-12 16:53
1
0
648
中国年,让每一个炎黄子孙牵肠挂肚,之所以如此,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温馨的老家,既然这样,那么过年了,我们还是回家吧!
2015-02-05 18:03
6
0
1083
四月风公开课向吴毅强老师和鲍昆老师提了两个问题,虽然由于鲍昆老师连续讲了两个多小时的课程,已是很累,没有听到他的正面回答,但是它的两小时课程听下来,我想我已经得到了他的答案,并且也得到了宋志鹏和吴毅强两位老师详细的解答,在这里再一次感谢你们,有如此严谨的治学作风,无愧于我等学习的榜样。关于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我整理出了一份文字稿件,现在发到四月风上,与大家共同分享。发文之前咨询了两位老师的意见,宋志鹏老师说可以,没有什么问题,课堂上的即兴发言。同时,这毕竟是公开课,所以在这里贴出大家应该都会赞成的,欢迎大家指正、讨论!
2015-01-31 16:39
17
0
1331
吴毅强老师的四节课听完,实在话,收获挺大,它让我懂得了艺术发展到了今天,已经无所谓任何流派、任何主义了,如果你非要把自己的作品打上流派或者主义的话,你就会重复的回到了古典艺术、现代艺术甚至后现代艺术的漩涡中,找不清方向。
所以去年围绕有关李政德的《新国人》出现的争论、吴家林老师对于候奖的批评以及刚刚在连州展出的《新清明上河图》所引起的摄影界关于当代摄影的话题,无不是当今迷茫的各类社会现象在一些前卫的摄影人心中被重新解构,再运用摄影手段重新结构以达到自己的主观意图,期望能够引起执政和决策者加以重视,最好能够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实际上这种看似没有任何经典摄影语言的作品其实已经深度的介入了我们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如今当代艺术已经非彼艺术了,如果用之前的任何艺术理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现代社会任何物体、现象、事件、人物以致思想等等都是一个符号,摆在当今摄影人面前的话题就是我们怎样实时、适当和深刻的运用这些符号来解决摄影人心中的问题。
三期课程结束了,学了两期,心中感觉虽然说不上豁然开朗,但也愈来愈明亮,所以四月风大课堂的初衷达到了,鼓掌欢迎。
为了不让老师们付出的汗水白流了,斗胆在这里传上几幅照片,算是课堂作业吧,让大家见笑了,欢迎大家指正交流,更期望看到同学们有水平有份量的作品呈献给四月风。(这是在自己的摄影室内随意拍摄)
2015-01-23 19:39
2
0
426
我在艺术国际网站看到朱其的一篇文章,《与批评家论“批评”》,文中谈到充斥在艺术界的许许多多的歪风邪气,对于艺术的发展非常要不得,但是很多人却把这个责任推到了艺术批评家的身上,于是朱其身为艺术家与评论家,出来说明了自己的心声和观点,现在分享到四月风,希望对摄影艺术界有点用处。
2015-01-10 13:19
1
0
608
四月风第一期大课堂结束了,有幸成了第一批吃螃蟹者,这个螃蟹是指一个专业学术类网站的专业策划下,敬请专业讲师来传道授业解惑。我也看到了其它课堂类视频,但是四月风大课堂的区别很明显,就是线上实时授课、学员实时提问、老师实时解答,就算解答不了,也有听课者挺身而出,毫不吝啬地帮着回答,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对极了!更何况四月风聘请的几位专业教师来看,专业知识丰富,年轻,思维活跃,在艺术、摄影、哲学等领域几乎是先锋派的人物。
2015-01-06 14:39
47
0
1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