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修成
安徽/六安
7.8万
访问量
本人实实在在一个大别山人,在摄影界已闯荡十几年,职业美其名曰摄影师,实则一个照相人,地处安徽省金寨县天堂寨国家森林公园景区之内.本人尤其关注摄影界的各种动态,闲暇无事之时,喜欢拍点片子,写点东西,欢迎各位老师不吝赐教。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引起我关注杨情绪老人是在一次与老乡的闲聊中得知,他居然参加了抗美援越战争,但是现在却在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老人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生活磨难?为什么没有在部队待下去?还能够找到多少当年的战争印迹?带着这些疑问,决定详细探访这位老人。

ssssss今年清明节期间第一次到他家,只有老伴一个人在家,杨情绪去上坟去了,她老伴对他的经历说不出什么来。所以,第二次造访他家,他正准备下田去割稻子,见我来了,放下手中的活,与我聊起了他那不平凡的战火经历。

ssssss杨情绪老人家住天堂寨镇叶畈村高山组,63岁了,看上去还是精神矍铄,谈笑风生,身体棒极了,家里面的庄稼活还是他一手承揽。

ssssss老人家1967年去参军,当时只有19岁,但是已经结婚了,第一个女儿已经半岁了。当时家里面很穷,在当地的农业中学上了一年六年级后,就回到家里挣工分。母亲是极力反对他去当兵,所以他是背着母亲到了公社人武部报名了,最后政审等考核一切合格,政府下通知要走了,母亲也没有办法。他说当时欢送他当兵走路时很是热闹,甚至比现在的新兵走路还热闹,全村人为他忙碌了一整天,晚上还举行欢送晚会,当他回忆到这儿时,眉头舒展开来,微笑了。

ssssss杨情绪被分配到南京军区6472部队,属军直高炮团一营,当时的军区司令员是许世友,由于时间长了,只记得当时的连长先是姓叶,后来是露朝晖,团长姓余。因为他在部队里面训练积极表现良好,又有一定的文化功底,经常参加团级会议,还出席过南京军区学习毛泽东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当时全团只选三人,他便是其中之一,作报告的是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会后全体人员还照相留念,只可惜他没有照片。

ssssss另外,在一次夜晚野外训练时,他第一个爬上主峰,但是由于劳累过度晕倒了,但是手中还是抱着枪,因此连队还给他记了三等功一次。

ssssss他在高炮团是炮手,1968年干过副班长,1969年升为班长。他们团是在1968年下半年被抽调到越南,参加抗美援越战争。他们的高炮团驻扎在越南安沛,主要任务是保护安沛的火车站和机场的安全。杨情绪所在的高炮团主要配置:85炮、57炮、37炮,他被分配在高机连,配置37炮,也就是四管高射机枪,用于低空防御。他们参加了两次战斗,伤亡很大,他说他们属于第三批到越南的,前两批的士兵几乎全部牺牲,越南友谊山就是越南政府给中国军队作为埋葬牺牲士兵的专用墓地。他也曾经去友谊(说明:文字这里容纳不下,有些遗憾,在文章专区阅读)
2013-07-07 16:03
0
0
433
拍摄时间:1998年1月
2013-07-05 07:14
1
0
356
拍摄于1998年1月28日——29日
2013-07-03 20:00
9
0
372
2013-07-03 11:36
3
0
557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纪实摄影在中国的大地上兴盛起来,尤其是各地的摄影人抛弃先前的沙龙之风,纷纷拿起相机,或独自、或三五成群的结伴到偏远地区的农村,去寻找和记录一直以来被摄影人忽略的老、少、边、穷的一切元素,尽管现在看来,这种以拍摄偏远、破陋以及老弱为己任的纪实手法有相当的局限性,但那也是摄影在我国发展的必经之路。在我们安徽摄影界,上世纪末期同样在轰轰烈烈地进行着的那股疯狂纪实摄影之风。安徽摄协好像已经划分几个摄影采风小组,淮河流域以小岗村为中心的田园纪实和以大别山(安徽境内)为对象的\"热土大别山\"纪实专题小组。这其中的\"热土大别山\"的小组主要有五人左右,从1998年至2000年来大别山区四次集中采风,我们天堂寨地处大别山腹地,所以这里也成为他们镜头追寻的主要目的地。偶然的机会,与这些人结识并且成为好朋友,每次来我都是他们的向导,带着他们在乡下四处拍摄,自己更是跟着学习和领悟。 近来,买了一台爱普生扫描仪,有135底扫功能,于是就慢慢的把当年跟随这些老师们一起拍摄的“热土大别山”的底片扫描整理一下,虽然拍摄、制作、扫描的不是那么精细和专业,但是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笔小小的财富。在这里也发表一部分,希望老师们多多指点,这可是当年的习作。 这其中的有很多人已经不在了、很多场景改变了,也算是给父老乡亲们一点点回忆吧!
2013-07-02 15:39
4
0
456
2013-07-02 15:37
0
0
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