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毅强老师的四节课听完,实在话,收获挺大,它让我懂得了艺术发展到了今天,已经无所谓任何流派、任何主义了,如果你非要把自己的作品打上流派或者主义的话,你就会重复的回到了古典艺术、现代艺术甚至后现代艺术的漩涡中,找不清方向。
所以去年围绕有关李政德的《新国人》出现的争论、吴家林老师对于候奖的批评以及刚刚在连州展出的《新清明上河图》所引起的摄影界关于当代摄影的话题,无不是当今迷茫的各类社会现象在一些前卫的摄影人心中被重新解构,再运用摄影手段重新结构以达到自己的主观意图,期望能够引起执政和决策者加以重视,最好能够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实际上这种看似没有任何经典摄影语言的作品其实已经深度的介入了我们现实的社会生活中,如今当代艺术已经非彼艺术了,如果用之前的任何艺术理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现代社会任何物体、现象、事件、人物以致思想等等都是一个符号,摆在当今摄影人面前的话题就是我们怎样实时、适当和深刻的运用这些符号来解决摄影人心中的问题。
三期课程结束了,学了两期,心中感觉虽然说不上豁然开朗,但也愈来愈明亮,所以四月风大课堂的初衷达到了,鼓掌欢迎。
为了不让老师们付出的汗水白流了,斗胆在这里传上几幅照片,算是课堂作业吧,让大家见笑了,欢迎大家指正交流,更期望看到同学们有水平有份量的作品呈献给四月风。(这是在自己的摄影室内随意拍摄)